首页 > 国际体育

世界杯记者手记D27:欧洲至高点,却败给圣彼得堡的艺术

  中新网客户端圣彼得堡7月10日电(王牧青) 凌晨的圣彼得堡街头,找夜宵的青年和晚归的情侣脚步匆忙。忽然,所有人停步在路口,耳边的风声中,夹杂着引擎的轰鸣,三辆跑车从靠海的方向驶向涅瓦河,进入路口后突然减速,然后甩尾,左转加速而去。

  笔者平生第一次亲眼见到了汽车漂移,一时目瞪口呆,只记得第一辆跑车像是红色法拉利,后两辆不认识,也印象不深了。三辆车离开后,人群快速通过路口,没有一个人回头。

  半决赛之前一天,结束工作的傍晚,只剩下不到4个小时,简单逛逛圣彼得堡吧。打车在冬宫门口下车,周一闭馆。于是沿河散步,走错了方向,错过了普希金文学咖啡馆。

  误打误撞,走进了马林斯基剧院,一座接近200年历史的宏伟旧址身后,新址是通体玻璃结构。门口处,准备进场的观众全部身着正装,等待接受安检。这一晚,剧院将上演歌剧《匈奴王》,交响乐队的指挥家,是被誉为“俄罗斯音乐沙皇”的大师瓦列里-捷吉耶夫。

  买一张二层中间位置的票,只需不到400元人民币。离开场只有1小时,笔者却没穿正装,“说走就走”的愿望只好作罢。但面对如此票价,中国国内的艺术迷们动心了吗?

  好在,一天之后,世界杯的王者之战也将在圣彼得堡打响,法国比利时之间的半决赛,被视为提前进行的决赛——比起另一组半决赛对阵,法国和比利时明显实力更强。

  如果爬上圣以撒大教堂的260多级台阶,可以俯览圣彼得堡城市的全貌,包括坐落在波罗的海边、芬兰湾口的圣彼得堡体育场。华灯初上,体育场的高功率射灯直冲天际。

  沿着体育场的方向继续远望,欧洲最高建筑拉赫塔中心也亮起了灯,细直的灯影与城市低矮的建筑景观难免格格不入。当初,这座摩天建筑的开工就充满了争议,时至今日,关于拉赫塔是否影响了历史名城天际线的争论,依然存在着。

  毕竟,拉赫塔中心的脚下,数百年历史的圣彼得堡城,蕴藏着太过密集的文化积淀。从冬宫到夏宫,从滴血教堂到彼得保罗要塞,涅瓦河边步道的对面,数不尽的历史遗迹绵延几公里。

  当地人已习以为常,不会驻足拍照;但不经意间,文化的细胞融入了这座城市的血液,如同安静的俄罗斯人。往往,最安静的人才最历经沧桑,厚重的文化之下,每个人、每座建筑都是渺小的。

  深夜回到住处,笔者的后方又传来了引擎的轰鸣,飙车党又来了?赶忙靠边几步,回头望,噗嗤笑了。原来,一辆超过20年车龄的老款手动挡拉达汽车,正在急加速时发出了巨大声响。这是一座如此有趣的城市,路上跑着满街的豪车,也有早该报废的“老爷车”拉达。(完)

请关注:
分享到:


更多赛场风云

版权与免责声明:除来源注明为“聊城新闻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