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体育

世界杯记者手记D25:俄罗斯出局夜,笑泪交织的浪漫

  中新网客户端索契7月8日电(记者 王牧青) 如果一幕大戏终要散场,东道主俄罗斯选择了最幸福的方式告别世界杯。罚丢点球的马里奥-费尔南德斯和斯莫洛夫,将不会是俄罗斯足球的历史罪人,以胜负衡量他们,残酷,且不够浪漫。

  打进世界杯四强,意味着将打满七场,这是世界杯参赛队的殊荣。俄罗斯人做梦都想进四强,在新的时代创造新的历史。至少,去追平前苏联1966年的第四名,致敬52年前的前辈。

  如果只用一个词形容这场球,“巧合”最是恰当。笔者在看台的最高处,目睹着悲喜剧在短时间内跌宕地交错。切里舍夫惊鸿般的世界波、克拉马里奇诡异的走位抢点、苏巴西奇大腿拉伤的疑云、佩里西奇绝杀射门中柱。

  更包括,加时赛拯救俄罗斯人的马里奥-费尔南德斯,点球大战射丢后两眼茫然。莫德里奇击中了和佩里西奇中柱的同一位置,但“魔笛”进了。

  笔者甚至以为,有些巧合,未免太巧了。开球前三小时,球场大门和球迷商店准时开放,白底红格的克罗地亚球衣第一时间全场售罄,只卖红色的文化衫——当晚,东道主的球衣,恰好也是红色。

  克罗地亚足球是欧洲拉丁派的代表,东道主寄希望勤能补拙。120分钟里,俄罗斯人比对手多跑了9公里,几乎每人多跑了1公里。但无济于事。

  揭幕战重伤的核心扎戈耶夫回来了,他两次在点球大战期间向看台怒吼着,双手掀起震天的声浪。第一次科瓦西奇真的罚丢了;第二次,拉基蒂奇打进了制胜分。

  拉基蒂奇射门之前,摄影师捕捉到看台上的一对俄罗斯老夫妇,老妇人绷紧神经不敢喘气,老先生却若有所失地笑了。

  拉基蒂奇进球之后,俄罗斯一名白发老队医瘫坐在地。十分钟后,罚丢第一个点球的斯莫洛夫,捂着脸绝望地跪在中圈里,老队医爬起来,走过去把斯莫洛夫拉出球场。那一刻,偌大的草坪上,只剩他们两人。

  何等悲壮,却又急转直下。2个小时后,马里奥和斯莫洛夫走过采访区,两人微笑,并不强颜。俄罗斯全队都主动和著名记者鲍里斯握手。头发花白的鲍里斯,就站在通道尽头,他是当晚在场最幸福的记者吧?

  主帅切尔切索夫遇到了达沃苏克——他们是上个时代的对手。切尔切索夫的欢迎语是:“达沃,你现在开心吗?”

  苏克调皮地看了一眼身旁的笔者,有意识地转过身,捂住嘴,不想让旁人听到他的回答。笔者只隐约听见:“如果再有5分钟,英格兰。”切尔切索夫大笑,拥抱,离开。

  所有球员离场,是凌晨2点半。索契场外静悄悄,平日热闹到四点的海边烧烤店,早早收炭灭火。远处走来两名俄罗斯球迷,他们唱着歌:“Let me stay here, drink all the beer, please don’t take me home。”(让我留在这里,喝光所有扎啤,请不要让我回家。)

  这世上最惹人心酸的一幕,莫过于告别者的回眸。俄罗斯人恋恋不舍地离开舞台,以失败者的身份,和英雄的姿态。回头望去,一路走来的每一步,若不是上苍的馈赠,也定是最好的安排——面对这份浪漫,请你流着眼泪,但带着微笑。(完)

 

请关注:
分享到:


更多赛场风云

版权与免责声明:除来源注明为“聊城新闻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