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花边体育

登巴巴的腿算是白断了

  登巴巴断腿需要休整近一年,孙祥及家人被人肉,他们都成了中超膨胀的炮灰

  孙祥完了,起码在贴吧里是这样的。这名34岁、出道15年的中年男子,因为四天前对登巴巴的严重犯规,已经被部分申花球迷钉死在耻辱柱上。和郑智当年对西塞的那脚一样,他职业生涯的这一笔账是永远没法勾销去了。

  在当下,新闻的保鲜期最长不过48小时,但在申花球迷的贴吧里,孙祥依然是热词,他被一连串的人身攻击刷屏。而在孙祥个人贴吧,也被人追杀过来,形成了传说中的“爆吧”景象。和“帝吧出征”的本质一样,被互联网培植起来的愤怒,迅速波及到他老婆开在梅园的饭店,甚至几位没有公开谴责孙祥的跟队记者,也成为极端球迷的靶子。

  在孙祥老婆的饭店,他们有人只点一个8元的布丁,或者五六个人点上两个菜,更有甚者只要了一杯白水,这些人占据了餐厅座位静坐不走。桌子中间还被摆上孙祥的遗像,贴吧里这位被文斗的对象被骂成“狗一样的孙二”,他的微信、电话、家庭住址等信息陆续被抖落出来,这些手法恰如同那些先是在网上揭竿而起,然后围攻肯德基的所谓“爱国”青年们。对此现象,朝鲜日报早在2008年就有定论:中国人在家里似乎特别厉害。

  在讨伐孙祥的檄文中,有一篇被无数次粘贴复制。这位自称是“中立球迷”的围观者,罗列出孙祥忘恩负义、恩将仇报、反戈一击的小人本色,其结论是他根本不配做人。“愤怒”成为这个极端人群的显著特征,他们在论坛区商量着如何以最经济实惠付出,给“叛徒”最直接打击。

  理解了帝吧演变史,也就理解了中国社会演变史。同理,申花极端球迷和孙祥结下的梁子,因为足球事件而起,但其实绕不开这个没头脑和不高兴组成的纷繁复杂的大社会。

  我无意为孙祥开脱背书,作为一个纯粹的看客,只要是足球场上的发生的一切,自有专门机构负责解释一切。在登巴巴断腿的事实面前,孙祥的有意或无意已经不重要,毕竟断腿的需要熬上10个月才能像正常人一样。孙祥犯规终究是个技术问题,他没有被足协追加禁赛已经说明一切。

  长期以来,谩骂中国足球从业者是一种政治正确,但人肉以及用“黑社会”静坐方式祸及家人,已经触犯法律和做人底线,是不能容忍的最大恶行。可惜的是,这些流氓行径都被媒体当成了花边新闻。因为这一切我们都司空见惯,在一个庞大的主义面前,个体永远是卑微的,不受保护的。形同那些对着肯德基橱窗玻璃扔石块的青年们一样,在贴吧里聚众合谋去人家的饭馆静坐“报复”,也被看成是一种多数人幻想出来的“正义”。

  因为他们这些人携带的愤怒使命感,孙杨家人只能自认倒霉。因为法不责众,或者说在中国,一个人如此行动是犯罪,但100个人1000个人的行动却成了正义的爱国行动。其荒唐荒谬荒诞,不是能随便解释清楚的。埃里克•霍弗在《狂热分子》里写到,在所有团结的催化剂中,最容易运用和理解的一项,就是仇恨。而一个群体的性格和命运,往往由其最低劣的成员决定。按照这种定义,一群球迷对一个球员的仇恨序幕从此拉开了。

  中超卖了80亿,从二十多年的履历来看,除了钱在飘扬,其他进化效果实质是没有方向。在这样一个空间里,断腿的登巴巴和一家老小被人肉的孙祥,都是中超膨胀的炮灰。

  球场一直是流氓们的庇护所,在里面他们可以用生殖器问候任何人的直系亲属,出了球场所有干戈理应自动停止。遗憾的是,脱胎于中国母体的足球,还无法从狂热的竞技游戏里迅速消解出来,那些在场外为所欲为泄私愤的球迷其实并不认为他们是犯罪,因为从没有人因此而被收监吃官司。

  借用米兰•昆德拉的说法是,“他们只有在安全的时候才是勇敢的,在免费的时候才是慷慨的,在浅薄的时候才是动情的,在愚蠢的时候才是真诚的。”

  在我看来,断腿事件里暴露出来的拙劣救治措施,以及糟糕的场地和赛程,才是最应该的问责中超管理者的关键。没有这些规则上的完备和补漏查缺,形成法案,发生在登巴巴身上的悲剧还会重演。说难听一点,在这个不问青红皂白的时代,他的腿算是白白在中超身上断过一次。在这条贼船上,肇事的今天是孙祥,明天可能是李翔或者王翔。

  所以,鲜花、掌声和慰问,无法杜绝下一个人成为登巴巴。在中超,每一个事故都被看成是偶然和意外,球员背后的俱乐部正忙着通过施压足协从而讨伐异己。他们的抗议声明如同大字报贴满各个渠道。报仇泄愤是当前大事,谁还关心伤者倒下的细枝末节。过去若干年的经验证明,类似事件不会产生某种带有建设性的防微杜渐。于是,狗继续改不了吃屎的毛病,我们只能祈祷这些蠢货下次吃完别再咀嚼一番。

  那些矗在身后的足球俱乐部以及监管机构,有着各自的心机,他们才不会谴责极端球迷的不理智行为。在中国,最大限度用时间抹平一切是止痒的良药,球迷的戾气也无法从整个社会剥离出来消炎剔除。正如你觉得都进入二十一世纪了,为什么还会发生义和团式的聚众打砸“日货美货”运动?这些也是作为足协主席的蔡振华无法解决的。

  这是不是最好的时代难以判定,但一定是最坏的时代。我们其实都是庸众的帮凶。

请关注:


更多赛场风云

版权与免责声明:除来源注明为“聊城新闻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