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体育

等待足球:方案待批复 筹备已到位

 

  6月底做完第二次核酸检测,在京的中国足协相关员工就将于7月初分批前往苏州赛区集中办公,筹备本赛季中超联赛开赛事宜——中国足协预计在7月初收到主管部门关于中超联赛开赛方案的批复意见,如果不出意外,随着版权商和电视转播机构工作人员陆续前往赛区,7月18日或者延后一周的7月25日将成为本赛季中超联赛举行揭幕战的“大日子”。

  按照时间推算,中国足协会在7月第一个周末宣布新赛季中超开赛日期及相关政策细则,这样既可以给俱乐部留出大约3周的最后准备时间,也可以让全国的体育爱好者在CBA第一阶段的间歇期盼望足球的到来——复赛后的CBA联赛恰好会在7月第一个周末完成第一阶段赛事。

  6月20日复赛至今已有10天的CBA联赛是中超联赛开赛最现实的“参照物”——作为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重启的唯一全国性赛事,CBA最近两周掀起的这一波篮球热潮甚至远远超出去年夏天在国内举行的男篮世界杯赛。

  CBA联赛为跨年赛制,2019年11月便已开赛,若无疫情影响,46轮常规赛应当在今年3月中旬结束,至4月下旬第一轮季后赛及1/4决赛和半决赛结束,5月初决出总冠军——疫情打乱了CBA的整体部署。但6月初CBA的复赛方案得到主管部门认可,原先的4个小组被分别安排在青岛和东莞两个赛区进行封闭比赛,比赛密度增大,至7月4日第一阶段将告一段落,稍作调整后20支球队将全部在青岛赛区集中完成常规赛剩余比赛(10轮比赛),12支晋级季后赛球队将在7月27日之前产生。

  对于中国足协而言,CBA联赛的防疫手册和赛事筹备紧急方案都有极为实用的参考价值,但足球比赛与篮球比赛在赛事条件方面仍有本质性区别。参与人员更多、涉及范围更广的足球联赛,需要更加完善,甚至更加严格的开赛计划——这也是中国足协此前信心满满递交开赛方案却被主管部门要求补充修改的主要原因。

  “CBA球队一周可以打4场甚至5场,另外所有球队都有1个连续两天打比赛的‘背靠背’,赛程确实‘魔鬼’,不过球员们咬牙还能坚持下来。可是足球是不可能打这么密集赛程的,不光球员受不了,场地的草皮也受不了。”有赛事专家向记者分析中超联赛开赛需要克服的实际困难:“NBA球队打‘背靠背’的比赛其实非常习惯了,但全世界也没有足球连续两天打比赛的先例,世界杯上小组赛3天一场球员就已经很辛苦了,打到后面休整时间会更长,球员能承受最大限度的比赛是一周3赛,这还需要球队起用大量替补球员进行轮换,不然球员受伤得不偿失。另外比赛球场的天然草皮,也禁不住密集使用,一般来说,一场比赛踢完需要3天的保养和休整,草皮才能恢复到适合下一场比赛的程度,这是自然条件的限制,不像篮球馆的地板可以承受高密度的比赛。”

  据记者了解,中超公司甚至准备了数十套赛程方案以便根据具体情况完成推进,但其中“分组、分赛区、分阶段”的基本原则不会改变。

  依据蛇形分组原则,分在大连赛区的A组8支队分别是广州恒大、江苏苏宁、山东鲁能、河南建业、大连人、广州富力、上海申花以及深圳佳兆业,目前大连赛区可以提供大连体育中心和金州体育场两座比赛球场和两个备用球场;分在苏州赛区的B组8支球队分别是上海上港,北京国安、武汉卓尔、天津泰达、重庆当代、河北华夏、青岛黄海、石家庄永昌,他们可以使用苏州体育中心、苏州奥体中心和昆山体育中心3座球场  双循环赛制使得每支球队要在第一阶段完成14轮比赛,这也是中国足协综合多种因素确定下来的比赛场次,而一周双赛的节奏,使得第一阶段的中超联赛“封闭赛事”的时间长达8周,换句话说,9月底中超联赛才会完成第一阶段赛事——这比CBA复赛第一阶段15天的赛程多出将近3倍时间——至于争冠组和保级组的赛程,“即便疫情平稳,恢复主客场制的可能性也不会太大”,并且需要在国家队和亚冠赛事间歇期完成。

  在按照既定计划9月底完成中超联赛第一阶段比赛任务后,中国足球将进入“国足时间”。

  亚足联“在今年内完成亚冠联赛赛事和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40强赛”的态度非常坚决,上周亚足联竞赛委员会向执委会发送本年度亚洲足球赛事计划,这份计划包括亚冠联赛、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等多项重大赛事日程安排,其中国家队面对的4轮40强赛时间基本确定在10月中旬以及11月上旬的4个国际比赛日,这也为各会员协会协调自家联赛赛程提供了赛历依据。

  对于多个“亚洲足球大国”而言,协调国家队赛事与联赛之间的赛程衔接只是常规操作,不过疫情期间需要更多的考量——韩国K联赛是今年亚洲范围内最早开赛的职业联赛,5月8日K联赛揭幕战,至今将近两个月时间完成了9轮比赛,老牌劲旅全北汽车高居积分榜首;日本J联赛定于7月4日复赛,J联赛在今年2月“冒险”开赛,但比赛仅进行1轮便宣告暂停,在提交长达70页的防疫手册之后,日本足协获批在7月第一周重启联赛,但“7月11日起可以有不超过5000人的场内观众(互相之间间隔1米)”的试验性做法,还是让人对J联赛心存疑虑;阿联酋足协在3天前确定该国本赛季联赛9月3日揭幕;菲律宾联赛尚未正式公布复赛时间,当地媒体预测该国联赛7月15日复赛;值得一提的是3月6日才暂停的叙利亚联赛,5月28日便开始复赛,至今已完成5轮比赛。

  菲律宾队和叙利亚队是国足冲击12强赛路上两只“拦路虎”,眼看对手都在“以赛带练”,国足自然不愿落后——9月底中超联赛第一阶段赛事结束,国足便要集训备战40强赛,而在联赛进行当中,国足也希望能挑出一周用来“短训”以便国字号球员早做准备,但目前中超赛程已经足够紧密,恐怕很难满足国足“一周集训”的安排。

  依照40强赛赛程,国足10月两个对手马尔代夫队和关岛队均非强队,国足也并非一定要在中超赛程当中占用一周集训,毕竟联赛才是中国足球的真正根基。

  当然,尽管各项筹备工作都在紧锣密鼓进行当中,但中超联赛仍然存在着无法开赛的可能性——“防疫安全第一,国家队世界杯预选赛第一”的红线,对于职业联赛、对于社会足球都是不可逾越的天堑。

  本报北京6月29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郭剑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请关注:
分享到:
版权与免责声明:除来源注明为“聊城新闻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